首頁 > 財稅理論 > 研究探討

煙臺“智慧稅務”:數據驅動 問題導向

鄭舒東 楊安 陳金東

信息不對稱理論認為,市場各方人員因信息渠道的不同、信息量的多少而承擔不同的風險和收益。煙臺市稅務部門通過啟動“智慧稅務綜合體”項目,不斷解決稅收征管實踐中存在的信息不對稱問題,避免納稅人和稅收征管人員出現“逆向選擇”等風險。

大數據的廣泛應用和發展,推動稅務工作邁向數字化、智能化。山東省煙臺市稅務部門圍繞稅收監管和納稅服務兩大核心,引入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虛擬現實等前沿技術,于2019年5月啟動“智慧稅務綜合體”項目。實踐證明,智慧稅務作為推進政府管理和社會治理模式的創新,是實現政府決策科學化、社會治理精準化、公共服務高效化的具體體現。

從信息不對稱理論談起

信息不對稱理論為研究市場經濟提供了一個新視角。在市場經濟活動中,各類人員對信息的獲取存在差異,信息較為充分的一方,往往處于有利地位,而信息貧乏的一方,則處于不利地位。信息不對稱可能導致“逆向選擇”“敗德式風險”問題的產生。“逆向選擇”即信息較充分的一方利用對方的無知而隱瞞相關信息,獲取額外利益;“敗德式風險”即占有信息優勢地位的一方出于自身利益的考慮,故意隱瞞相關信息,對另一方造成損害。信息不對稱理論不僅說明市場經濟活動中信息的重要性,更說明了市場各方人員因信息渠道的不同、信息量的多少而承擔不同的風險和收益。

信息不對稱在稅收征管實踐中也客觀存在,其不利影響也表現為“逆向選擇”“敗德式風險”。比如,充分掌握自身經濟和經營狀況的納稅人,占有信息優勢地位,稅務部門由于受客觀條件限制難以全面掌握納稅人真實信息,有可能不會及時發現納稅人違法行為,從而產生“逆向選擇”問題。又如,稅務部門和稅收征管人員之間的關系可視作委托代理關系,稅務部門賦予稅收征管人員征稅權力。由于稅收征管人員面對的是廣大納稅人,因而掌握著較多的信息,而稅務部門對納稅人的了解取決于稅收征管人員的工作成效,很難全面了解每個稅收征管人員的個人情況。由于稅務部門和稅收征管人員之間存在信息不對稱,假如稅收征管人員為追求自身利益,利用其信息優勢逃避部門監督,就很可能發生“敗德式風險”。

實 踐

煙臺“智慧稅務綜合體”圍繞稅收監管和納稅服務兩大核心業務,將傳統的后臺管理機制向前邁出一步,在地市級稅務部門架構數據中臺、業務中臺的“雙中臺”管理機制,使管理路徑更短,距離管理對象更近。地市局的“做功”直接作用于更基層單位和納稅人,達到了“地市局所做即基層所得”的目的,促使行政資源向更基層單位和納稅人下沉。

數據中臺主要是對海量稅收數據進行集成化存儲、結構化加工和智能化分析,對關鍵數據事件進行掃描和捕捉,對稅收風險進行“觸發式”響應并推送到業務中臺;業務中臺對稅收風險的數據描述進行分門別類、清洗加工,將低風險直接推送給目標企業整改,中高風險推送到相應的分局和稅務人員管理。通過業務中臺的風險直推,將稅收管理任務到戶、到崗和到人。與傳統的后臺管理機制模式相比,中臺管理機制主要有以下4個特征:

發起工作任務的驅動機制不一樣。后臺管理機制主要靠行政驅動,通過行政命令層層向下傳導工作任務,而中臺管理機制主要靠數據驅動,通過稅收風險在各層級、各崗位的數據傳導,推動稅收管理工作。

對稅收風險的治理流程不一樣。在后臺管理機制下,涉稅風險的解決一般沿循“地市局——縣(市、區)局——基層分局——稅務干部——納稅人”的路徑來進行。而在中臺管理機制下,涉稅風險的解決注重于還權歸責于納稅人,由納稅人自行糾正一些低風險問題。

各級稅務部門的功能定位不一樣。在后臺管理模式下,地市級稅務部門的主要功能是行政指揮、政策指導,縣(市、區)級稅務部門則根據地市局的部署落實工作。在中臺管理機制下,地市級稅務部門注重抓取稅收監管需要和納稅人需求信息,直接向基層投放數據產品,對于縣(市、區)級稅務部門而言,在中臺管理機制下,能直接從地市局中臺獲取數據成果和業務功能,省去數據梳理、匯總、加工、整合、分析等工作,能夠達到“管理去層級、職責功能化”的目的。

資源配置方式不一樣。在后臺管理機制下,一般是按行政級別和部門序列配置管理資源。在中臺管理機制下,則打破行政級別和部門界限,通過數據中臺分析數據發現問題,通過業務中臺推送數據解決問題,實現了管理資源的按需配置。

煙臺市稅務部門通過建設“智慧稅務綜合體”,不斷解決稅收征管實踐中存在的信息不對稱問題,避免納稅人和稅收征管人員出現“逆向選擇”等風險,主要體現在:

建立風險預警機制,加強納稅人“逆向選擇”風險預警。信息的獲取可以減少市場的不確定性,是克服信息不完備、不對稱的重要手段。為獲取高質量的信息,“智慧稅務綜合體”以數據共享為目的,建立信息共享的集成數據環境,實現信息管理的數字化、自動化、網絡化和集成化。通過建立風險預警機制,在系統運行過程中對各類風險因素的可能性進行分析、實時監測和預警;對照相應的指標和參數,決定各類風險因素的事前控制;按照風險屬性將疑點企業分別納入即時應對管理、關注期管理和觀察期管理,采取靶向應對,做到有風險不放過,無風險不打擾。

實施監督約束機制,減少稅收征管人員“敗德式風險”。煙臺市稅務部門堅持“大數據、寬視野、精分析、實應對”理念,橫向統籌各稅種、各環節管理,縱向整合稅收風險管理局與縣(市、區)局、基層分局之間的風險應對關系,推動地市局工作重心向防范稅款流失和防控執法風險方面轉移,縣(市、區)局工作重心向應對稅收風險方面轉移。地市局監控指揮中心具備可視化監控、信息研判、體征監測、調度指揮和執行反饋這5項功能,可對縣(市、區)局、辦稅服務廳、基層分局和所有外出稅務執法人員進行“點對點”“點對面”的視頻通訊、指揮調度,實現研判決策、事件處置、聯席指揮的智能化、一體化。

加強政策指引,減少征納雙方的信息不對稱。“智慧稅務綜合體”的輔導培訓中心,既是納稅人的“稅法學堂”,也是稅務干部的“網絡大學”,通過面向納稅人開展政策宣講,幫助納稅人充分了解稅法,提高其稅法遵從度;通過組織面向稅務干部的業務培訓,提升稅收征管工作質效,壓縮稅務執法過程中的“規則彈性”空間。

難 點

技術條件限制。數據的價值在于更深層次的挖掘和再運用,現階段由于技術條件等限制,大多只關注到數據的基本利用,數據潛在價值尚需進一步挖掘和再利用。目前,稅收數據的獲取還面臨不少困難。比如,稅務部門內部流程和環節尚需進一步理順,內部信息共享不夠充分;稅務部門與其他部門之間的涉稅信息交換尚未制度化、常態化等。

信息安全風險。隨著數據獲取和應用變得更加公開、透明,數據泄露的風險也不斷增加。智慧稅務作為一項極其復雜的系統工程,一旦在信息安全方面不能得到有效保證,可能會造成管理職能混亂、隱私信息泄露、應急決策失誤等問題的產生。

專業人才缺乏。大數據時代需要復合型專家型人才。稅務人員除了要掌握稅收專業知識,還需具備計算機、電子商務、數據應用等領域的知識。為此,應注重對稅務人員數據和網絡素養的再教育、再升級。

建 議

進一步加強數據的采集利用。一方面,應建立健全各地、各級稅務部門內部信息共享平臺,推進稅務部門與鐵路、航空、物流、銀行等其他部門機構的數據共享,讓稅務部門能夠更為全面地了解納稅人的生產經營情況,提高稅收征管的高效性和準確性。另一方面,稅務部門應充分利用信息技術,更深層次、全方位地利用數據,釋放涉稅數據潛在價值。

將“稅務云”各個核心要素鏈接起來。通過納稅人業務系統與稅務征管系統之間的業務鏈接,稅務部門、涉稅專業服務者與納稅人之間的服務鏈接等,創造價值、傳遞價值。

暢通納稅服務渠道。在智慧稅務模式下,應滿足納稅人通過電子稅務局或掌上終端進行納稅申報的需求,提高納稅人申報繳納稅款的及時性,以及納稅人的滿意度和稅法遵從度。稅務人員則可通過提供“非接觸式”納稅服務,有更多精力專注于納稅服務創新。

加強納稅人隱私保護。稅務部門應加強硬件設備、軟件技術等基礎設施建設,在技術上堵塞信息漏洞,守住信息安全防線。同時,加強制度建設,為納稅人隱私保護提供制度保障。

建立常態化人才培養機制。加強復合型人才和專家型人才的培養。隨著技術的不斷進步和發展,對于稅務人才的要求會越來越高。為此,應不斷完善常態化的稅務人才培養機制。

(作者單位:國家稅務總局煙臺市稅務局、中國政法大學城市發展與治理研究院和中國政法大學商學院)

編輯:張瑜

要論要言

更多 >>

財稅新聞

更多 >>

圖片新聞

更多 >>
黑粗硬大欧美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