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稅訊

美國經濟會否陷入“低迷十年”?

據美國商務部數據,二季度美國GDP環比折年率下降32.9%,為1947年有記載以來最大降幅。雖然5月份復工后相關經濟指標有所回升,但7月份以來疫情加重,經濟回升勢頭有所減緩。

總體判斷,下半年美國經濟仍將保持繼續回升態勢,但力度尚不確定。估計全年GDP仍將出現戰后最大降幅,各種預測在-8%至-6%之間。

據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估計,要到2030年美國經濟才能完全從疫情影響中復蘇。未來十年實際增長將比疫情前的預測少3%,或少7.9萬億美元(剔除通脹因素)。換言之,美國可能迎來“低迷十年”。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后,歐洲經濟被一些專家判斷為“失去的十年”,經歷此次疫情,美國會否重演歐洲的歷史?

注水規模不斷擴大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6月24日發布的世界經濟展望預計,2020年美國GDP將下降8.0%,2021年回升4.5%,恢復到2019年水平的96.1%。據此估計,要到2022年美國經濟才能恢復到疫情前水平。換言之,美國經濟走勢大致呈耐克型,急劇下跌后緩慢回升,且回升時間遠超下跌時間。由于美國和世界疫情仍在蔓延,經濟前景高度不確定,不排除美國經濟回升中出現反復,呈現一些專家預計的U型或W型的可能性。

如果按照IMF的預測,那么美國此次經濟衰退的時間并不算很長,而且總的經濟形勢甚至略好于歐洲,盡管后者疫情控制得比美國更好。

二季度美國GDP環比下降32.9%是折年率,如直接按季率,則是下降8.2%,好于英國(下降20%)、法國(下降13.8%)和德國(下降10.1%);預計全年降幅8.0%,也好于歐元區的10.2%。

如果按現價衡量,美國二季度GDP折年率為190488億美元,同比下降9.0%(2019年二季度為213299億美元),實際下降10.0%。如果三、四季度不出現大的反復,全年GDP仍將達到20萬億美元以上,比2019年實績214332億美元下降6%左右。2021年GDP可能重新超過21萬億美元。與上世紀30年代大蕭條期間現價GDP縮小一半相比,要輕微得多。

美國此次衰退能較快觸底回升的一個基本原因是聯邦政府、各州政府和美聯儲及時出臺前所未有的超大規模紓困措施。

在財政措施方面,聯邦政府先后出臺四輪紓困措施。3月6日,美國通過第一輪83億美元救助基金,主要用于支持醫療衛生部門抗疫。3月18日,美國國會通過第二輪救助計劃的法案,規模約1920億美元。這項法案被命名為“家庭優先冠狀病毒應對法案”(FFCRA)。3月25日,美國國會通過第三輪救助措施,總額2.2萬億美元。4月23日,美國國會繼續通過了總額達4840億美元的第四輪救助措施“薪資保障計劃和醫療強化法案”,主要為小企業和醫療防疫增加支出。

在貨幣措施方面,美聯儲于3月15日宣布將聯邦基金利率降至接近零,同時啟動7000億美元量寬措施;3月23日宣布無限量量寬措施,無限制收購政府債券、公司債券和住房抵押貸款(MBS)。截至7月底,其資產負債表達到7萬億美元,比疫情前增加了2.7萬億美元。這些措施,既為聯邦政府赤字財政發行債券兜底,又為企業發債兜底。美聯儲無限放水,推動股市節節上漲,出現大衰退中股市亢奮的反常現象。

人為縮短衰退帶來長期性失衡

這些超常的財政貨幣措施縮短了衰退周期,但也帶來了嚴重的結構性失衡,為大規模債務危機埋下了種子,并因此可能帶來經濟長期停滯或疲弱。

其一,政府公共債務失控。

美國聯邦預算赤字飛速上升。2020年6月份單月赤字達到8630億美元,同比增長100倍。截至到6月底的2020財政年度頭9個月累計預算赤字為2.7萬億美元。全年預計將達3.7萬億美元,相當于2019年GDP的17.9%,遠遠超過3%這一公認安全線。2009年應對全球金融危機和大衰退時,這一比例也只有9.8%。

預算赤字飆升推動國債直線上升。截至2020年8月6日美國國債總額達到26.50萬億美元,相當于2019年GDP的123.6%,超過了2011年希臘發生主權債務危機時的比率。國會預算局估計,到2030年這一比率將達到144%。

美國國會曾于2019年8月21日取消國債上限兩年,2021年8月21日到期時將重新設定上限。鑒于這兩年國債的瘋漲,國會很可能緊急剎車,因此財政將繼續嚴重入不敷出。由于聯邦債務越來越高,美債收益率甚至日益接近零。目前美債買主構成中,美國個人及機構投資者持有額占30.4%,這部分人隨時可能尋找盈利更高的其他投資產品。外國政府和投資者占33.2%,但疫情暴發以來外國持有者已累計凈減持美債7000余億美元。

公共債務日益積累,遲早帶來到期無法償還危險。因此聯邦政府必然被迫緊縮開支,削減赤字。一旦開支緊縮,經濟必然下滑。

其二,金融泡沫和債務風險急劇增大,實體經濟疲弱。

由于美聯儲無限量收購企業債券,上市公司紛紛發債籌措資金,然后投入股市。上半年美國企業發債額達到1.4萬億美元,同比翻一番。受資金涌入推動,標普市盈率已經達到21.5倍,超過2000年互聯網泡沫破裂時水平。二季度是大蕭條以來美國經濟降幅最大的季度,卻同時是33年來股市表現最好的季度。二季度道指、納斯達克和標普分別上漲了18.0%、30.9%和20.3%。被IMF稱為“與經濟已經完全脫節”,使美國股市總市值已經超過了相當于GDP80%這一“巴菲特指標”,意味著離泡沫破裂不遠。

股市亢奮的反面是實體經濟低落。美聯儲雖然累計釋放了2.7萬億美元流動性,二季度固定資產投資卻環比下降了29.9%。6月份工業生產指數同比下降10.8%,制造業生產指數下降11.2%。美聯儲此次應對疫情和衰退的大放水政策將嚴重抑制實體經濟。金融危機以來,美國經濟增長所依賴的債務經濟和虛擬經濟,這次得到進一步加強,從而使美國經濟進一步遭到結構性破壞。而一旦股市回跌,又會帶來大批企業資不抵債。據有關統計,到2020年6月,美國總債務已達到55.9萬億美元。2020年一季度,企業債務同比增加18.8%,家庭債務增加3.9%,債務危機隨時可能觸發。有美國金融機構分析人員指出,目前美國私人部門金融資產價值已是GDP6.2倍,為歷史最高水平,市場已深陷有史以來最大的泡沫。

其三,貧富差距進一步拉大,經濟增長的消費基礎進一步削弱。

疫情進一步拉大了本來已經突出的美國貧富差距。7月份失業率雖然降到10.1%,但普遍估計,失業率要降到疫情前水平,至少需要10年時間。據美國在線租賃平臺Aptlist統計,截至7月20日,32%的家庭仍未付清房租,2800萬人面臨被驅離。據美聯儲對1.2萬人的調查,40%的人拿不出400美元現金。而極少數富人財富繼續增長。美國華盛頓智庫政策研究學會發表的一份最新研究報告指出,疫情暴發后,在3月份2200萬人失業的同時,美國億萬富翁的財富增加了10%,達到3.2萬億美元。富者愈富,窮者愈窮。貧富差距的進一步拉大,不僅加劇了社會矛盾,也壓抑了社會購買力的增長。

以上三點表明,美國經濟很可能面臨一個較長的低迷時期,與歐元區在金融危機后經歷“失去的十年”面臨的處境非常相似。

恐陷入“低迷十年”

根據歐盟統計局的數據,歐盟28國2008年GDP水平為102.4(2010年為100.0),到2017年僅提高到110.5。歐盟GDP總量雖然從2014年開始已經恢復到2008年前的水平,但各個成員國的情況苦樂不均。到2017年,希臘、克羅地亞、意大利、塞浦路斯、葡萄牙、芬蘭6國均沒有恢復到2008年的水平。相比之下,2000年,美國的經濟總量比歐元區高出13%,但到2016年已經高出26%。

導致歐洲經濟長年低迷的觸發點首先是債務危機。2008年歐盟已有9個成員國公共債務率超標,到2017年增至14個。根據歐盟規定的財政紀律,這些國家必須實行財政緊縮,結果導致經濟萎縮,失業上升。

第二個原因是失業率高位徘徊。過去十年,歐盟整體失業狀況經歷了較大幅度波動。2008年歐盟平均失業率為7%,2013年上升到10.9%,2017年回落到7.6%,但依然高于2008年水平。

第三個原因是貧困率居高不下。數據顯示,歐盟貧困率風險從2008年的16.6%上升到2016年的17.3%。其中除了拉脫維亞、克羅地亞、奧地利、芬蘭和英國下降之外,其他國家的貧困率風險均有不同程度上升。

今天美國的困境,與十年前的歐洲非常像。但美國沒有歐盟那樣嚴格的財政紀律,不需要限制赤字率。總統任期只有四年,最多八年。為了保增長,保選票,很難緊縮財政。公共債務越推越高,留給后任去處理。公共債務積累,還本付息負擔也越來越高,但只要美聯儲實施零利率,問題就小得多。

歐元區的公共債務危機促使歐元大跌。2008年至2018年歐元從1.46美元跌至1.09美元,歐元地位受到重創,影響了資金流入。美元地位則高得多,由于美元占世界儲備貨幣總額60%,占國際支付總額40%,美元即使下跌,也不會嚴重打擊其國際地位。

但是,美國無法逃脫經濟規律。

第一,公共債務的無限攀升將再次影響其主權信用評級,無限發債必將導致其收益率不斷下跌,最后不得不走上緊縮財政的道路,從而抑制經濟增長。

第二,股市泡沫終將破裂,由此將引起大量公司債和家庭債務違約,而疲弱的實體經濟無法支撐財務狀況迅速好轉,更引起銀行惜貸。實際上,這一征兆業已初顯,二季度美國大約71%的商業銀行惜貸,日本“失去的二十年”恰好是從銀行惜貸開始的。

第三,失業和貧困嚴重壓抑經濟增長。經過這次疫情和大衰退,美國貧富差距更加嚴重,中低階層的相對貧困化將使經濟增長失去動力。

綜上所述,美國疫情和經濟衰退以來財政、金融、供需都出現了根本性的嚴重失衡,經濟增長趨勢值嚴重壓低。雖然美國政府和美聯儲利用各種財政貨幣政策,并依靠美元的強勢地位,可以勉強支撐經濟以低于疫情前的速度繼續增長,但只會使低迷推遲,不會消失,且推遲后的結構失衡更加積重難返。因此,美國很可能面臨比本世紀前二十年更疲弱的第三個十年。


編輯:宋淑娟

要論要言

更多 >>

財稅新聞

更多 >>

圖片新聞

更多 >>
黑粗硬大欧美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