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稅理論 > 專家觀點

稅收在國家治理中的作用更加突出


張學誕 陸悅

“十四五”時期,應完善現代稅收制度,深化稅收征管制度改革,增強稅收在國家治理中的基礎性、支柱性、保障性作用。

“十四五”時期是我國由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向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邁進的關鍵時期,也是世界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我國內外部環境可能更加復雜多變的重要時期。回顧“十三五”稅制改革發展歷程,展望“十四五”進一步改革路徑,對于不斷優化稅收制度,進一步推動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意義重大。

“十三五”稅收更好發揮了在國家治理中的基礎性、支柱性、保障性作用

減稅降費政策成效顯著。“十三五”時期,黨中央、國務院審時度勢,發布了一系列積極的財政政策,重點是減稅降費。減稅的重點領域為增值稅、個人所得稅和企業所得稅,降費的重點領域為社會保險費、政府性基金和行政事業性收費。實踐證明,減稅降費政策的實施,在惠企利民的同時,緩解了經濟不斷下行的巨大壓力。根據國家稅務總局統計數據,2016年~2020年新增的減稅降費累計將達7.6萬億元左右。其中,2019年減稅降費達到2.36萬億元,占當年GDP的比重超過2%。今年以來,為了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對經濟的沖擊,我國及時出臺了一批有針對性的減稅降費政策。今年前三季度,新增減稅降費數額已累計達2.09萬億元,全年有望超2.5萬億元,將成為歷年最大規模的一次減稅降費。

稅收制度改革向縱深發展。“十三五”時期,稅制改革邁入了一個全新的階段。增值稅領域有兩項改革成果最為矚目:2016年5月1日起全面推行營改增;2017年7月實現增值稅稅率四檔變三檔,并分別于2018年5月和2019年4月下調增值稅稅率。這兩項改革在有效降低企業稅負的同時,促進了具有中國特色的現代增值稅制度的基本形成。個人所得稅領域,從2018年10月1日起,個人所得稅基本費用扣除標準提升至每月5000元,2019年個人所得稅改革全面推行,初步建立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課征制度,在進一步調節收入分配的同時,有效促進了社會公平。綠色稅收領域,2018年1月1日起,《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稅法》施行,提升了企業減排治污的意識和稅法遵從度;2016年7月1日起,資源稅改革全面推行,改為從價計征的同時,開始大力清理收費基金,水資源稅的試點改革范圍逐步擴大;2015年1月起,消費稅征稅范圍作了適度調整,進一步起到抑制污染性產品消費的作用;此外,一些環保稅收優惠政策的出臺同樣起到了保護環境的激勵作用,使得綠色稅收體系更為健全和完善。

稅收征管體制不斷完善。“十三五”時期,稅收征管體制經歷了兩次大的變革:2015年12月,《深化國稅、地稅征管體制改革方案》的出臺,使得國稅與地稅之間的合作得到了全面深化。2018年7月,《國稅地稅征管體制改革方案》的出臺,使得我國省以下國稅地稅機構合并全部圓滿完成,初步建立起優化統一高效的稅收征管體系。此外,2016年10月以來,金稅三期工程全面上線、“互聯網+稅務”行動計劃大力推行、發票電子化改革持續推進等,都體現了“十三五”時期稅收管理服務的轉型升級,稅收征管向著更加智能化和信息化的方向不斷邁進。

政府間關系進一步優化。“十三五”時期,中央和地方政府間的收入劃分關系得到了更深層次的調整和優化。營改增后,為了保障地方政府財力,增值稅收入劃分改為“五五分享”。2019年9月《實施更大規模減稅降費后調整中央與地方收入劃分改革推進方案》出臺后,增值稅留抵退稅機制進一步完善,消費稅的征收環節開始后移并平穩下劃至地方,充分保障了減稅降費政策的落地和實施。

稅收法治建設穩步推進。“十三五”時期,稅收立法工作取得重大進展。目前,在我國現行的18個稅種中,完成立法的共有11個,占到了一半以上,剩余其他稅種的立法工作也在有條不紊地持續推進,極大地加速了稅收法定原則的充分貫徹和落實。

貫徹落實“十四五”規劃建議要求

財政是國家治理的基礎和重要支柱,稅收制度是現代財政制度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面對新形勢,《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指出,要建立現代財稅金融體制,完善現代稅收制度。健全地方稅、直接稅體系,優化稅制結構,適當提高直接稅比重,深化稅收征管制度改革。

優化稅制結構,適當提高直接稅比重。在現代稅制中,所得稅、貨物和勞務稅以及財產稅是三大稅系。當前,我國財產稅占稅收收入比重較低,“十四五”時期,要逐步提升財產稅等直接稅占比,形成財產稅與所得稅并重的直接稅體系,使三大類稅收之間能夠相互協同配合,實現優勢互補。應繼續深入推進以環境保護稅為核心的綠色稅制改革,進一步增強包括所得稅和增值稅等在內的激勵性稅收政策,以及包括環境保護稅、消費稅、資源稅等在內的約束性稅收政策的調節作用。

健全地方稅體系。明確中央和地方政府事權與支出責任,健全省以下財政體制,適當下放稅收管理權限。一方面,應逐步理順中央與地方政府之間的收入劃分,培育地方政府的主體稅種,可以考慮適當將一些成熟的中央稅種下放至地方,以壯大和鞏固地方稅稅源,緩解地方政府的部分財政壓力;另一方面,積極推動地方稅立法,穩妥推進涵蓋房地產稅等在內的相關稅種的立法工作,在為地方稅體系確立主體稅種的同時,為其征管提供有力的法律保障。

深化稅收征管制度改革。當前,世界各國都面臨著如何在數字經濟時代實現稅制轉型、完善全球稅收征管協調的難題。“十四五”時期,應不斷創新稅收政策和稅收征管模式,適應數字經濟發展。同時,牢牢把握時代機遇,持續運用科技創新成果助力稅收征管數字化、信息化和智能化建設。

(作者單位: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



編輯:張瑜

要論要言

更多 >>

財稅新聞

更多 >>

圖片新聞

更多 >>
黑粗硬大欧美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