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稅新聞

痛惜!財稅學界泰斗、廈大文科資深教授鄧子基辭世!

一則令人痛心的消息傳來!2020年12月22日,一生桃李芬芳,90多歲還堅守教學第一線的我國財政學界大家鄧子基逝世,享年98歲高齡。他與時俱進,理論之樹常青,學術思想哺育了幾代財經學人。他三尺講臺一站就是半個多世紀,一生桃李滿天下!


人物名片

鄧子基,著名經濟學家、財政學家、教育家,中國財政學的奠基人和開拓者之一,中國財政學界主流學派“國家分配論”主要代表人物之一,廈大文科資深教授。

鄧子基為中國財政學理論的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榮獲國務院早期“政府特殊津貼”和國際、國家、省部級獎勵數十項。2017年,榮獲首屆中國財政理論研究終身成就獎,這是中國財政理論界的最高獎項。


鄧子基的勵志人生


11歲失去父母,靠著打工的收入和獎學金維持求學之路

鄧子基是我國財政學界的大家,“國家分配論”的代表人物。慈眉善目的鄧子基,被他的學生稱為“笑呵呵的彌勒佛”,可他其實是在“苦水里泡大”的,這位福建沙縣人自幼失去雙親,他靠著打工的收入和獎學金維持求學之路。

1923年6月,鄧子基出生在福建沙縣夏茂鎮儒元村一個貧困家庭。11歲那年,鄧子基的父母相繼去世,從此,孤苦伶仃的他只能靠自己勤快的雙手獨自謀生。

1934年的寒冬,衣衫襤褸的鄧子基來到鎮上,找到一家雜貨店,向店主說明了自己的遭遇。店主聽后,非常同情,決定收下他當學徒。干活時,鄧子基從早到晚一刻也不閑著,把店面收拾得利利索索,吸引的回頭客越來越多。生意好了,老板心里自然高興,每個月除了包吃包住,還給鄧子基兩塊大洋作為獎賞。

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中,鄧子基終于攢了十幾塊銀元。他決定告別小鎮,到南平上初中。

鄧子基格外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學習機會。有一次,他生病了,“打擺子”打得厲害,身體很虛弱,連走路都走不穩,老師和同學們都勸他回宿舍休息。“不,我還能堅持。”鄧子基說。

上完課,鄧子基又踉踉蹌蹌拖著病弱的身體,去打掃學校的衛生。他要把廁所沖洗得沒有一點味。因為,這些差事做好了,也能為他領取獎學金增添更多機會。

進初中后的第一次大考,鄧子基取得了語文和數學等科目的第一名,他終于領到了學校頒發的獎學金。

就這樣,鄧子基靠勤工助學,靠獎學金,完成了初中、高中學業。

1943年,鄧子基被保送到國立政治大學經濟系,同時被國立交通大學航空系錄取。在較早開學的國立交通大學學習了幾個月飛機制造后,因費用不足,學業無以為繼。為繼續讀書,他放棄了學飛機制造,轉到免學費、包吃住包分配的國立政治大學攻讀經濟系財政學專業。畢業后,時值內戰,風雨飄搖,他在江蘇泰興縣當了幾個月的小稅務員,也在中學教過書。

新中國成立不久,廈門大學傳來了消息,王亞南校長領銜的廈門大學經濟研究所,開始招收研究生。1950年7月,鄧子基以福州考區第一名的成績,進入《資本論》研究生班學習,邁開了學術探索的步伐,也拉開與恩師王亞南結緣的序幕。

1951年,鄧子基(前排中)與同學合影。

王亞南對學生要求十分嚴格,入校后,鄧子基用兩年時間潛心攻讀《資本論》。王亞南要求鄧子基明確自己的專業方向,他對鄧子基說,“你以前做過稅務工作,那就搞財政學吧。”

為了讓鄧子基更快成長,王亞南還安排他為本科生兼課,鼓勵敦促他學習、思考、寫文章。鄧子基的《蘇聯預算制度研究》就是在這一期間完成的,并于1952年發表在當時全國最早的學報——《廈門大學學報》上。

王亞南出于愛才之心,讓鄧子基留校工作,這一留就是60多年。

為財政學科建設發展所做出的貢獻,是鄧子基一生最重大的建樹

鄧子基教授榮獲“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紀念章。

早在20世紀50年代前期,在當時的院系調整中,廈門大學財經學院的財政金融專業被取消。1972年秋,廈門大學開始復辦這個專業,其中,鄧子基起到了主要作用。此后他一直作為財政金融專業(以后分別設立財政學和金融學兩個專業)的總學術帶頭人,在廈門大學財政學科的發展上起著重要作用,一直到后來金融專業學科的發展、經濟學院的創建以及學生規模的大幅度擴大,無不傾注了鄧子基的心血和努力。而在成就上,廈門大學的財政學和金融學先后設立了博士點和碩士點,先后獲得了國家級重點學科的稱號。

鄧子基還堅持多形式、多渠道、多層次辦學,為國家培養各種類型的人才。

為了財金系的發展,從科研項目的申請到系列教材的編輯出版,從新學科的創立到師資隊伍的培養,鄧子基付出了艱辛的勞動,經過多年的辛勤培育,財金系形成一支梯隊完備、力量雄厚的師資隊伍。

他在學科建設方面提出的思路、建議、觀點和想法,一直在廈門大學財政學科的建設和發展中起著重要指導作用,并且潛移默化地滲透到財政學科中青年教師的教學科研工作中,為廈門大學財政學科的長盛不衰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隨著我國研究生制度的實行,他又進一步承擔了更為重要和艱巨的教學任務,成為我國高等學校中最早招收財政學碩士生和財政學博士生的為數不多的幾名導師之一。1982年,他開始招收自己的第一屆財政學碩士生,1984年,開始招收自己的第一屆博士生。

桃李滿天下,是嚴師更是慈父

鄧子基一直以培養合格、高質量的高層次人才為目標,自然,他對學風教育格外重視,對學生要求之嚴,對學生關愛之深在廈門大學無人不知。鄧子基的學生都不會忘記他在第一課提出的“二十四字”要求:人各有志、人貴有志、開拓刻苦、嚴謹求實、揚長避短、勇攀高峰。

鄧子基給受獎師生頒發2012年廈門大學經濟學院財政系鄧子基獎教獎學金。

鄧子基的學生方上浦說鄧子基老師“用真情傳播智慧的火種,用摯愛筑壘起財政學科的理論構架,桃李芬芳,碩果滿枝。”

如今,鄧子基教過的這些學生遍布海內外,大多已經成才,成為了國家建設的中堅力量。

我不是泰斗,我是“老兵”

鄧子基有一兒一女,逢年過節,一家人聚在一起時,其樂融融。但鄧子基的兒女又不止這兩個,因為他把學生們當成了自己的子女。學生們在工作、生活、事業上有什么好消息都會告訴鄧子基。他和夫人王若畏每接到學生們的一個好消息,都會高興好久。鄧子基說:“一家人的歡樂也就是幾個人的歡樂,可師生大家庭的歡樂就多得多。學生超過我,我最高興。”

鄧子基經常把一生坎坷總結出來的為人之道、治學之道告訴學生。他說,人生有兩把鑰匙:治學的鑰匙、為人的鑰匙。我自己要先掌握好這兩把鑰匙,然后再把它們交給學生。

1962年,鄧子基一家合影。

鄧子基謙遜地說:“我總結出的東西,我還沒有完全做到,但我會盡量做。”鄧子基曾說:“我要活到老,學到老。”

每天,鄧子基清晨6點就醒來,作適當的運動。80歲的時候,鄧子基這樣勉勵自己:“我是80歲的年齡、60歲的身體、40歲的心態。”85歲的時候,鄧子基說:“我是一個還能戰斗的‘老兵’。”

鄧子基的人格魅力、思想張力和生命活力,激勵著一代又一代的財政人為理想而奮斗。

躬耕教壇終不悔,

碩果盈枝春滿園。

一生堅守在教學的第一線,

將一顆充滿率真和赤誠的心,

全部奉獻給了最愛的事業,

鄧子基老師,

一路走好!


編輯:宋淑娟

要論要言

更多 >>

財稅新聞

更多 >>

圖片新聞

更多 >>
黑粗硬大欧美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