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稅收文化 > 文學

與“媽媽老師”隔空相識


張剴

12月12日,北國春城,冰雪覆蓋。

在吉林財經大學校園的明河畔,“媽媽老師”呂金華的半身銅像面朝東方,慈祥的目光眺向遠處,似乎在找尋她曾經教過的學生。在銅像周圍,佇立著一群從全國各地趕來的校友和在校師生,他們共同緬懷她辦報育人的突出貢獻,追思和學習她愛崗敬業的精神風范。

被學生們稱為“媽媽老師”的呂金華,最初就職于長春日報社,后調任我的母校長春稅務學院(當時隸屬于國家稅務總局,后更名為吉林財經大學)院報編輯部。呂媽媽在校工作的十多年里,以這方小小的院刊為陣地,培養了一大批新聞人才和寫作能手。他們畢業后,有些進入了中央電視臺、江西日報社和吉林日報社等新聞媒體,有些進入了各地財政局、稅務局和銀行辦公室,還有的成了知名作家。我以學生記者的身份,多次采訪過這些年齡大我許多的師兄師姐,聽他們講述呂媽媽的故事。當時聽到的最多的一句感慨,就是“如果沒有呂媽媽,我不會走上新聞這條路”。

在學生的心中,她是春風化雨的好老師。借助院報這個平臺,她手把手教同學們采寫、找選題、設計版面,為莘莘學子打開了觀察世界的一扇窗;她循循善誘,教育學生在校園里不僅要學習專業知識,更要學會認識問題、分析問題和解決問題的思路和方法;她幫助學生尋找更多機會,鼓勵他們勇敢向前、追逐夢想。

在學生的心中,她還是愛生如子的好媽媽。為了幫助生活困難的學生,她把錢夾到書里送給學生,生怕傷了學生的自尊心;為了幫助學生挑戰心儀的工作崗位,她出謀劃策,精心指導;為了打消學生因情感困惑而輕生的想法,她和學生同吃同住,直到學生想開為止;為了給學生補充營養,她把學生帶到家里,為他們熬雞湯;素不相識的函授生得了難言之隱的病,她寫信催促他來長春后,帶著他到多家醫院就診……呂媽媽就是這樣,無私地幫助著一茬又一茬的學生。

人們常說,一個人做點好事并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呂媽媽雖然沒有驚天動地之舉,但是她把一件件“小事”堅持做下來了。那些帶著愛的無私幫助,像媽媽的臂彎一樣,讓一茬又一茬學生找到了溫暖的港灣。

1997年12月1日,呂媽媽在給學生講課時,突發腦溢血,于同年12月12日辭世,年僅57歲。她在講臺上的彌留之際,手中仍然緊握著半截粉筆。在為呂媽媽送行那天,學校2000多名師生自發地舉著寫有“沉痛悼念媽媽老師”的條幅。之后,學校舉行了一系列悼念活動。2000年,宣傳呂金華老師感人事跡的專題片《媽媽老師》,由國家稅務總局、中央電視臺、中國教育電視臺攝制并播出,感動了無數人。在她去世后的20多年里,每年清明節都有學生自發為她掃墓。

后來我才知道,呂媽媽去世后,她的丈夫林克勝老師從微薄的積蓄中拿出2萬元捐獻給學校,用以獎勵優秀學生記者。學校黨委經過討論,決定再撥出專款3萬元給校報編輯部,設立“呂金華優秀學生記者獎勵基金”。此后,獲得“呂金華優秀學生記者獎”,成為學生記者追求的目標。也正是因為這個獎項,讓很多和我一樣愛好新聞寫作的學生,在心底種下了新聞夢的種子。隨著發表在報紙和雜志上的“豆腐塊”越變越大,連續三次獲得“呂金華優秀學生記者獎”并且擔任了記者團團長的我,“畢業后干新聞”的職業信念越來越堅定,信心越來越足。

現在,我漸漸明白,盡管呂媽媽已經去世很多年,為何院刊編輯部依然被同學們稱為“不掛牌的新聞學院”和“不掛牌的心理咨詢室”;為何那么多與呂媽媽熟悉的老師和校友們,覺得呂媽媽從未走遠;為何像我一樣與呂媽媽從未謀面的學生,從一開始就覺得呂媽媽并不陌生——院刊編輯部這一方土地,經過呂媽媽和繼任老師們的辛勤耕耘,已經成為一片沃土。

呂媽媽銅像安放儀式結束后,我的思緒從記憶中回到現實,突然發現已經有三三兩兩的學生,向這里聚攏來——就像我當年剛入學的時候一樣好奇,打量著呂媽媽的半身銅像。我想,今后每一年春天,呂媽媽的銅像周圍,還會冒出一棵棵蒲公英的幼苗。到了秋天,花罷成絮,迎風飛揚,落地而生。

(作者單位:中國稅務報社)



編輯:張瑜

要論要言

更多 >>

財稅新聞

更多 >>

圖片新聞

更多 >>
黑粗硬大欧美在线视频